2015年5月14日 星期四

三演《獅子山下紅梅艷》有感

相比2014年演出,2015年版的《獅子山下紅梅艷》在劇本上,我對青獅形象的理解有了改變,所以就青獅各場唱詞及唸白的字眼,作出了輕微修訂。因為表演模式的探索,加上戲文的微調,令整個戲的氣氛亦有所改變。

這改變源自重排《獅子山下紅梅艷》時,我發現過往兩場對紅梅的感情戲,在表演上有不夠準確的地方。紅梅是凡人,她對青獅的俊朗俠義、對她的無私照顧,自然傾慕之極。但青獅是仙將,更是菩薩坐騎,他豈能像凡人一樣,對紅梅擺出俗子痴情!

為此我對第四場〈相知〉的表演和唱詞都作了改動,這個改動是基於青獅的仙將身分,他雖然動情,卻不可能忘了己身的責任,是為人間去除災難。這場戲較長,必須從開始唱慢板時對人情的不解到略懂人間扶望相助,相依相靠的溫情,所以才知道要感謝紅梅贈來那件對青獅來講毫無需要的寒衣。進而在反線中板的唱段中道出自己三日在漁村,感受人間溫情的快樂。到了二黃的唱段,就更真切的體會百姓度日艱辛,自己不知不覺間出現了慈悲心腸,才堅定地向紅梅發誓,要為民除妖,為紅梅尋回弟郎,所以其中青獅向紅梅唱的長二黃其中一句「更勝仙家百寶,是情濃」,我改成了「未悟人間情愛,先看百姓度日艱窮」。到主題大曲〈小桃紅〉,才認真地看清紅梅的樣子,心中不覺動了情,卻最終明白仙凡終難牽絆男女情愛,所以末句「則怕枉種情緣存空想,仙凡有別夢難同」,我亦改為「莫要枉種情緣存空想,仙凡有別夢難同」。雖是兩字之別,但情感表達會很不同。可惜到了舞台,我還是未把這兩句唱好,想改得好些,卻因為不夠熟練而誤了戲場。但在表演上,我盡量令自己不要像過往兩次演出的痴態,希望從仙將的純真,到動情時的惶惑,最後回到大哥哥對小妹妹的憐愛,三個層次能自然轉換,表情流暢不造作,如果過程中的分寸與節奏還未做好,希望有機會再進一步提升。

末一場〈化山〉,在音樂中有段讀白勸紅梅莫要殉情,原文是「紅梅,佛陀講過,前世五百次回眸,始換得今生擦肩而過,能與你三日相知,足證前緣深厚。今日大哥化山,你定要保重芳軀,在山下遍植紅梅相伴,有朝定能感動上蒼,許你化作紅梅一株,長伴獅山,再不分離」。我這次演出改成了「紅梅,佛陀講過,前世五百次回眸,始換得今生擦肩而過,能與你三日相知,足證前緣深厚。今日大哥化山,你定要保重芳軀,好好生活,倘能在山下遍植紅梅相伴,大哥於願足矣」。我希望青獅的形象,是從不懂人情,到體會人情,最後願意為大愛而捨生,而非僅僅是為愛情而放棄與師尊重返天庭,復修仙體。所以紅梅能痴,青獅卻只能以大哥哥的形象去愛護和安慰紅梅,不能給予相應的痴情眼神。

《獅子山下紅梅艷》是我為自己喜歡的這片土地而寫的戲,很想精益求精,無論故事意境、人物形象以至劇本的曲詞唸白,都想不斷修好。去年演出此劇時覺得已不錯,才在出版《劇本選》時,首選了這齣戲。沒想到短短一年,卻已覺無處不需修訂。希望買了我這套《劇本選》的朋友,就當它是伴我創作路上的一個紀念,但願將來你們再看我演出,對比手上的文字,會有騰飛躍進之感。

3 則留言:

  1. 去死.戲迷對妳的演出彈到飛起,好開心到不得了,因為我們對妳的結果結算得猜對了.妳的演出跟本不知所謂.

    回覆刪除
  2. 你有什麼資格這樣批評別人? 文華在我們心目中是一位編演皆十分出色及努力的人!

    回覆刪除
  3. 粗略地看過大綱和劇本內容,故事感人,會使人落淚的,特别那“從此有口難言只能………”。明年要帶Tempo入場了。妳很了不起。

    回覆刪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