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11月28日 星期三

2018-2019粵劇新秀演出系列演期四《風流文士戲宮花》《香羅塚》


進入我在粵劇新秀演出系列第七個年頭的最後兩個戲,分別是1130121日擔演文武生的《風流文士戲宮花》,和127 - 8日擔演小生的《香羅塚》,兩齣戲皆由唐滌生編劇。《風流文士戲宮花》原劇名是《在天願為比翼鳥》,創作於1950年,由新馬師曾、芳艷芬、羅艷卿、麥炳榮、梁醒波等開山演出。經後來各劇團改編整理,成為今次我演出的版本。故事講述臨川公主未婚夫婿鮑昭暉於新婚之夜被召出戰蜀國,五年來生死未卜,臨川寡居宮中,長受皇后嘲諷。一日太守之子王藻入宮巧遇臨川,互相傾慕,太子促成好事。新婚之夜,適逢昭暉回返,昭暉不欲臨川為難,訛稱已在外娶妻,成全臨川與王藻。臨川為免易妒的王生疑,私自出門將訂婚玉環歸還昭暉,發現昭暉並未娶妻,臨川哭謝昭暉大義成全其與王藻的婚事。此時王藻到來,誤會臨川與昭暉餘情未了,王藻含恨回宮,借酒消愁,豈料造成一生遺恨。劇中讚揚了臨川賢淑豁達,以及昭暉捨己為人的美德。對妒夫王藻予以鞭撻,也讓人反思酒醉之禍。

《風流文士戲宮花》是據宋朝東陽太守王藻,娶宋文帝第六女臨川公主為妻,最後招殺身之禍的故事而撰寫。史書上寫臨川公主性妒,王藻移情,於是公主上奏宋帝,王藻下獄亡。史書廖廖數語,讓後人無限想像,而粵劇本中《風流文士戲宮花》的臨川公主,卻是一個厚道賢淑的好妻子。在未婚夫婿昭暉失踪後,五年獨守宮幃,卻一朝被定圖太守之子王藻的風雅外形和甜言蜜語吸引,願許終身。

兩人婚後如膠似漆,怎奈一個誤會,令王藻借酒消愁,更致酒後糊塗,與宮女翠翹種下風流恨事。難得公主大量,卻壞在翠翹是宋主心喜之人,於是死罪臨頭,幸有侍郎昭暉相助,著王藻假死逃亡。臨別前王藻假扮宮女,見公主最後一面。最後得侍郎獻計,兩人隱姓避世。

因為戲文的鋪奠有限,劇內的王藻在首場如何展示其風流儒雅,對公主從欣賞其詩文,到驚艷其色,一步步讓公主芳心暗許,對演員有一定的考驗。最難處理是如何在酒後亂性的一場戲,演得讓觀眾不討厭,讓不合理的事,變成情有可諒,令一場酸風妒雨,達到喜劇的效果。劇中扮宮女來見公主,正是文武生扮美的亮點,讓平時看慣文武生男裝扮相的觀眾,一新耳目。這次也是我第一次在台上認真的唱出一句旦角滾花,希望不會令觀眾覺得吵耳。在表演手法上,我希望貫徹全劇喜劇的特色,令全劇在歡樂的氣氛中結束。

《香羅塚》則是唐滌生先生編撰的公案劇,人物眾多,由陳錦棠等開山演出。1957年馮志剛、盧雨岐將《香羅塚》改編成電影,由任劍輝、余麗珍、羅劍郎、譚蘭卿、任冰兒等擔綱演出。故事中,三個男士,包括文武生趙仕珍,小生陸世科以及丑生趙勤,都有性格弱點,而香羅案就是因為三人的性格缺陷而引發,令觀眾反思偏見執著的禍害,通過故事發展,批判在上位者以權欺人的可惡,百姓及女子無力反抗世俗的無奈。在極嚴肅的主題中,唐先生能安插不同笑料,並能讓人物走偏了的人格得以修正,最後大團圓結局,讓觀眾對人生有著美好憧憬。

主角趙仕珍,武將出身,不嫌棄妻子曾淪落青樓,敬重妻子的學養,對其愛護有加,另一方面趙氏衝動善妒,也為自己的學識不高而自卑,因此對文質彬彬的陸世科時疑時妒,因為一條香羅帶,他就逼自己夫人半夜去西廂勾引陸秀才的荒唐事。當知道是誤會,就馬上向妻子道歉,更聲言會把那條引起誤會的香羅帶,長帶在身,以作警示。誰知在與賊人對搏時,又忘記了香羅帶的喻意,直接用它綁著被自己割下頭顱的賊人,自己就此遠走。此舉既合符趙仕珍武將的粗疏性格,也為後來縣令誤以為死者是趙仕珍的證據。但他守信剛直,答應過妻子向陸世科解釋西廂錯事,果真做到,可惜那時陸世科已把趙妻判成死罪,而且據報趙妻已病死獄中。當趙氏一口氣把恨事講完,正覺如釋重負,陸世科卻已冷汗淋漓。

此次我有幸參演陸世科一角,這個人物滿身傲骨、憨直仁厚。他也有人性的弱點,就是以偏蓋全,因為林茹香(趙妻)在西廂的一夕話,令他深信茹香就是敗德之婦,妄斷香羅案,險殺恩人。在審案時,他以為已查問所有相關人物,卻不知自己只是在問表面的話,一直在想辦法套取趙夫人認罪口供,而不是幫其脫罪。但他畢竟是讀書人,明白禍不及親兒的道理,也為報當年知遇之恩,於是代茹香育養兒子。在臨安與趙仕珍相遇,他勇於承認自己的錯誤,對趙仕珍的憤怒予以體諒,每次看到好的演員演到兩人互拜的一刻,我的心中總是萬般激動,好像那一拜把所有的恨怨都消解了。

另一個重要的人物趙勤,我曾在西九新星展演中擔演過,他原是趙氏幕府,因介紹林茹香與趙仕珍認識,令茹香得以從良,因而得到趙氏兩夫婦的尊重。可是他卻看不起茹香,認為她是人盡可夫的青樓女子,曾對她出言調戲,又怕趙仕珍知道遷怒,想利用陸世科來激怒趙仕珍。後來得知茹香一直在趙仕珍處為他講好話,便徹底對茹香改觀,更願代茹香認罪赴死。

唐先生寫劇總是層層相扣,礙於演時的限制,許多細節都被刪去,已難窺此劇全豹。但一場趙仕珍逼妻,陸世科大審,雙生路遇,以及墳前坦承過錯都是非常好看的情節。是次由阮德鏘演出趙仕珍一角,在外形上,他擔演趙氏那股魯莽氣已十分合適,而我在他面前,也相對更顯書生的瘦弱,如何能弱而傲,是我這次要做好的事。粵劇的大審戲,一直是最難演繹的一環,鑼鼓節奏,口古力量,都是我一直覺得自己不足的地方。感謝新秀計劃各位總監不斷給我機會,對我悉心指導,讓我得以持續改進提升。

《風流文士戲宮花》是一個群戲,故事中許多人物都有表演的機會,辛苦總監王超群(群姐)為我們示範排練。《香羅塚》由燕姐總監,感謝燕姐用心指導我在大審一場不同口白的輕重力量,這也是我今年在新秀計劃中最後一個戲,感謝總監之餘,也感謝觀眾的愛護,予我無限支持和鼓勵。

3 則留言:

  1. 從來只欣賞粵劇的美的我,看完你這編詳盡的介紹,令我在看這兩劇之時,對編者想表達的東西多了一層深入的了解,謝謝你!

    回覆刪除
  2. 現在才知風流文士戲宮花當年是由新馬師曾和芳艷芬主演,不過觀此劇時已覺像是芳艷芬的戲。

    回覆刪除
  3. 香羅塚電影版的女主角是吳君麗,舞台版也是她

    回覆刪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