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年6月20日 星期四

2019年天馬製作《福星高照喜迎春》


上圖是2015我參演油麻地粵劇新秀系列《福星高照喜迎春》的劇照。

《福星高照喜迎春》由羅家英先生與汪明荃小姐組班的福陞粵劇團開山演出,羅家英先生曾解說,此劇由其父親在越南請人編撰,最初有兩個戲名,叫《春風帶得歸來燕》及《老婆皇帝》。到了羅家英先生接手演出,覺得原劇的文字較粗疏,而且欠缺小曲,音樂不夠豐富,於是羅先生請來秦中英先生將劇本重新編訂,改名為《福星高照喜迎春》。

《福星高照喜迎春》的主角沈小福是衙門的文書,工作認真,對妻子情深一片。他的父親是一個老婆奴,也許在耳濡目染之下,小福也非常懼內。小福的妻子孟迎春也有一個怕老婆的父親(孟君祿),而這個父親卻經常背著夫人去嫖娼,於是迎春的母親在教育上,給了迎春一套婦人管治丈夫的必要手段。於是妻子越管越嚴,丈夫為免麻煩,許多本來不重要的事,就選擇隱瞞不講,誤會也越滾越大,終至一發不可收拾。利用輕鬆惹笑的手法,帶出這個警世意義,是我很喜歡這個戲的原因之一。

相對陳季常在《獅吼記》內,思想和行為上都己犯了錯,《福星高照喜迎春》的沈小福卻從未背叛過妻子。小生(孟如玉)是武狀元,卻對青樓女子情有獨鍾,有情有義,更說服父母正式迎娶。這兩個男子,可說是所有女性心中的完美丈夫。但迎春的多疑多思、柳飄飄的高傲報仇,令她們險些失去美好姻緣。對所有不懂得珍惜當下的人,看到她們受到的教訓,也應予以反思。

小福外父孟君祿,因為傾慕柳飄飄,在妓院分別被兒子、女兒及妻子重打,劇情的發展既是按情理而引發連篇笑話,亦巧妙地帶出踏足煙花地沒有好下場的喻義。

尾場小福扮成女人,混入庵堂,用女人的心態去勸服妻子,不要上了別人離間他夫妻感情的當。這時妻子有了孩子,在思念丈夫的同時,也想起過去兩人種種美好的生活,於是驚覺自己不該受流言所迷惑。常說簡單的人生最快樂,多疑最後給自己帶來愁苦。聽信是非而不信自己的至親,也間接造成無謂的惡果。這場戲充滿歡樂,卻也有令人深思的地方。

《福星高照喜迎春》的戲文把夫妻間因愛而生怨,因怨成誤會,誤會解決則更加相愛的過程以誇張手法,投於故事內,前輩演員以其優秀的唱做表演,使此劇成為本港繼《獅吼記》後最有趣的懼內作品。我2015年第一次演出已非常喜歡,轉眼四年過去,才有機會再演。這次天馬演出版,請來我2015年合作過的陳鴻進(進哥)、林汶聲(冰姐)與我合演三個畏妻漢,而迎春則由今年合作較多的盧麗斯擔演,小生由資深演員韋俊郎飾演,柳飄飄則由從未演過這類刁潑角色的靈音擔演,相信會讓觀眾頗為期待。我更為天馬的演出版本填了一首新小曲,名為<捕狐歌>,2016年天馬首演時(當時我演小生),在編曲方面未能做好,大笛聲量太大,令唱詞有點打擾,希望這次演出能加以修訂,為觀眾帶來歡樂的一夜。

2019年4月11日 星期四

2019年5月9日演出《洛神》


曹植在歷史中最受矚目的是他文學上的成就,一篇《洛神賦》引起後人對他愛情生活的無限幻想。唐滌生先生筆下的《洛神》,就是根據野史結合史實,寫出曹丕利用甄宓與曹植的私情,奪取王位的故事。故事的三個主要人物(曹植、曹丕和甄宓),沒有一個得到幸福。曹植擁有愛情,卻失去了王位,更永別所愛。曹丕得到王位,卻成了孤家寡人。甄宓把愛情埋在心海,每天活在惶恐之中,最後以死解脫心靈枷鎖。

我剛演出過的《梁山伯與祝英台》,其悲劇原罪在於封建社會的無情,令寒門沒有晉升的階梯,生活的希望被制度蠶食殆盡。而《洛神》的悲劇原罪卻在於權力的爭奪。故事中曹植得天獨厚,文采非凡,雖非長子卻得到父母的獨寵,被曹操擄獲的美人甄宓,也獨對曹植傾心。朝中上下見曹植獲魏王寵愛,也多有奉承,這種種都引起曹丕的不滿和忌恨,埋下謀害親弟,以奪王權之心。

曹植生在王家,自幼錦衣玉食,受盡愛護,對年長過自己的美人甄氏,從喜歡到互相傾心愛慕,順遂的人生,令曹植擁有一顆赤子之心,對人誠懇無隱,在<嚙臂盟心>一場,對甄宓的擔憂毫無警覺,還嚙臂為誓,越是深情,到被逼分開的一刻,就越是痛苦。我雖然在油麻地粵劇新秀系列演過三次曹植,但都因為時限,而刪了這場戲。這次我補回這場,並為回應<七步成詩>中提到甄宓「淺笑橫波」「掩袖含顰」「挑情媚眼」能恢復子建詩才,希望能在頭場的<嚙臂盟心>加以處理。

與甄宓純真的愛情,卻是曹植人生悲劇的開始。魏王屬意曹植繼位,根本不容他娶一個擄獲的低賤女子為妻,<雀台賜婚>硬拆鴛鴦,對曹植來說已是一個不能接受的打擊,而更甚者是甄宓被賜婚予自己的長兄。情人變嫂嫂,令曹植頓失靈犀,只餘軀殼。明知私會嫂嫂不對,卻不能自己地步入梨香苑。曹丕利用妻子對弟郎的餘情,<梨香苑>設下美人計,激起曹操對曹植的不滿,把曹植貶去淄城,曹丕便安然奪取王位。曹植一周之內失去情人,失去權位,在貶居地終日借酒消愁,過著萎靡的生活。

曹丕登基成帝後,對曹植的名聲仍十分忌諱,欲借招其歸藩承命而除之後快。甄宓被逼修書請曹植歸藩,但信中暗藏警示。唐先生的劇本由陳矯把警示告訴曹植,但我反復看劇本,也細想曹植的智慧,他是真的看不懂嗎?如果真的不懂,為什麼會向德珠講出像臨終前的貼心話,於是引起陳矯要看信的要求?我認為曹植是看懂了,只是面對愛人的呼喚,雖死而無懼。

<七步成詩>對曹植來說有五個情緒過度,第一層是歸藩途中對德珠的感恩和致歉,也表示了對自己愛情的忠貞。第二層是面對昔日愛人相見不相親的無奈。第三層是拚死應對兄長的刁難,幸獲舊愛無懼後果,用色笑恢復才華,以至七步成詩的欣喜。第四層是成詩後清醒過來,對自己當眾與宓妃的眼神交流,會否引來兩人殺身之禍而恐懼。第五層是獲放後在回望宓妃的最後一眼,既是互相安慰,也是有感情之未逝,卻又永別….這是曹植最有劇力的一場,我希望每次演出都能大大提升人物的內心表達。

<洛水夢會>本來與故事無關,只是一首很好聽的唱曲,但放在這裡,卻能讓一直悲沉的曹植又回到少年風流的一幕,與宓姐在夢中翩翩起舞,曹植在頭場的瀟灑重新展現在舞台上。辛苦張老師為此場戲重新排了一場水舞,團友們積極排練,為增添舞台效果傾心盡力。

洛神》是六柱分明的劇目,每個人物都有很好的發揮,曹植不好演,除了第一場,其他各場都悲傷得很。如何把悲傷演出不同層次,是我這次要交出的功課。能與田哥、美玲姐同台對手,既是壓力,也是動力,讓我必須更加努力,交出自己最高水準。感謝田哥協助我整理和總監全劇,貫徹天馬一貫風格,利用場景轉換和情節增補,令各場間不用落幕等場,希望大家會喜歡天馬首次製作的《洛神》。


2019年4月8日 星期一

改編《梁山伯與祝英台》的演後絮語



未提供相片說明。

謝謝觀眾朋友的支持,4月5-6日演完自家改編的梁山伯與祝英台,得到許多觀眾的回響,心中十分感動,許多朋友更在問卷中把自己對戲中的意象提出詢問,與其逐一回答,不如撰文與大家分享。

首先感謝有觀眾看出我鋪寫故事,是為補充大家長久以來的疑惑,就是梁山伯為什麼那麼容易死,以及那遲來的三天是否真的影響結果。從我的故事中,大家看到梁山伯在書館兼職抄書賺取薄酬而早已累透壞身子。哈哈!不必問是幫豪門子弟抄功課或是其他。正如香港現在不少人都工作至過勞。第二個問題是,梁山伯初聞婚變,以為心上人負情,很是生氣,後自悔是自己遲來在先,再深思後終於明白「縱非三日遲來,亦難高攀閥閱門徑」。

<樓台會>我最感觸的,除了「飛不過禮教樊籬,游不出封建無形水線」這句前人的名句,就是我寫的一句「早知難成同心願,你還我賢弟若從前」。那一層紗,永不戳破,梁祝會是永遠的好兄弟,情誼永不改變。但祝英台給了美好的希望,卻一手摧毀這個希望,給了梁山伯致命打擊,兩人也再難回復兄弟情誼,這才是最悲哀的結果。正如現代人說的,永遠的閨蜜,好過情侶分手後的陌路吧!

我一直希望自己的創作,能讓不常看粵劇的觀眾也產生共鳴。梁祝的故事本來在戲曲中,只是一個棒打鴛鴦的愛情故事,但細心一看,它隱含了太多的政治和社會因素,才會得出這樣的悲劇。九十年代徐克導演的電影梁祝,給了我很大的啟發。比如他用魏晉時代男人也愛化妝的事實,來表達人的虛偽。我就用一道虛設的門,來表達封建門第對人心的毒害。從第一場錢塘四公子代表的豪門子弟的形象,每個人都有馬有書僮,是身份的象徵。梁山伯出場卻沒有馬,因為他沒有騎馬的身份。這道無形的門,早早建立在梁山伯和其他學子中間。

戲曲舞台,除了故事,就是看演員如何利用唱做唸打來演人物,寫意和寫實的結合表演,就是考演員功力的部分。<話別>一場,那道虛設的門,第一次出現。<送別>一場,看鴛鴦,打水,看井,觀音廟,過橋等等,都是演員講完就用身體語言表達,這些電影沒有的元素,話劇不用的技巧,就是中國戲曲的特色。所以我不太贊成戲曲舞台太電影化的佈景,我主張舞台寫意,寫實的唱白內容,用演員扎實的功架和表演技巧,為觀眾呈現豐富的內容。

這次在油麻地戲院,佈景不好做,不能在第一場放滿柳樹,讀書三年應是松樹梅林,英台的家也應更美。化蝶應該有花仙和梁山伯的獨舞,然後英台翩翩而至....以後有機會在較佳的場地和充份資源下再補。

我在佈景上的處理,有朋友發現了用心,就是三年同窗,梁的桌上是燈心燭火,祝的桌上是華麗的燈,兩人的對比很強,如果在好的戲院,我會把兩人的桌子用不同物料,更顯示地位身份不同。另外就是我的戲服,一直是沒有花的窮海青,只有兩場說明是祝英台送的衣服,才有雅緻的繡花,這也是我特意的安排。還有朋友看到祝英台的行裝重到好像搬屋一樣!而梁的行裝只是一個包袱,這也有它的象徵意義。

我們過去怪長輩拆散梁祝的愛情不對,但人長大了,就發現長輩有他們的道理。<相送>時,農夫割藕,藕斷絲連,英台問梁會否傷心,梁不明白,就直說藕受農夫的恩,應捨身相報,這就是兒女報恩,引申到<抗婚>那場了。孝義在古代是很重要的事,梁山伯拜名館讀書是為重振門楣,不負萱慈厚望,臨死前,他叮囑士九要照顧母親,這都是一個弱書生背在肩上和心中的道德觀。這個戲,我每一個地方都有其隱含的意思,很希望有機會,讓更多的人看懂它。

從第一場進入高門讀書,充滿希望,到最後死在門邊,是最簡單,又最深沉讓人回思的意象。這次許多觀眾都看明白了,我很感動!


2019年3月7日 星期四

2019年3 月17日天馬演出《販馬記》



《販馬記》是我非常喜歡的唐滌生先生作品,此劇雖然是唐先生改編自京劇和其他地方劇種的故事,但其他地方戲曲,現已甚少演出完整故事,只以<寫狀><三拉三扯>作為精品折子演出。

戲曲演出,主要是靠演員的唱、做、唸、打(四功)去演人物,說故事。演員的技藝有時甚至超越了故事本身的價值,令觀眾只記得全劇中某一折精彩的表演。就如《販馬記》的<寫狀><三拉三扯>兩折演出,觀眾喜歡看趙寵代妻寫狀時種種迂腐的逗趣表演,喜歡看趙寵誤會妻子與巡案大人有染,卻又不敢闖入轅門直問其非,急得連紗帽都戴歪了的囧態,於是這兩折戲,成為全劇的重點表演。觀眾甚至忘記全劇的主題思想是人窮志短,貪官當道,案件不能公平審訊的社會現象。

唐先生的《販馬記》就能捉緊主題,把全劇寫得十分精彩。第一場先破題,點出李桂枝姐弟,因後母不容,各自逃亡,自此失散。第二場寫桂枝被趙寵的表伯收留,巧遇前來投親的趙寵,桂枝一改在後母欺壓下的可憐態,擺出大小姐的姿態,令趙寵甚是無奈,這也突出人窮志短的景況。第三場寫到婢女春花被逼向販馬歸來的李奇,謊稱桂枝姐弟已死,李奇不信,春花怯於夫人和奸夫的淫威,自殺身亡。春花代表了社會最低層無助的人民,在權勢壓迫下,只有死亡才能解脫。而她的死亡,就正好讓奸夫田旺用錢收買縣老爺,誣控李奇因姦不遂,逼死婢女,故事的矛盾正式產生。

多數的戲曲故事,男主角都是高中狀元,衣錦榮歸。《販馬記》的趙寵卻只中了十八名進士,獲封七品縣令,小小官職,已令趙寵高興之至。畢竟自己從寄人籬下的窮小子,搖身一變而為縣令,有點出人頭地的喜悅,而且再不用躲租,妻妹也有了生活依靠。第四場就是寫他高中回家,與妻妹移居褒城,也正好是李奇入獄待決的地方。第五場寫到趙連珠無意間幫嫂嫂桂枝重遇父親李奇,並力請嫂嫂向趙寵求助。這一場在寫父女重逢的同時,也利用獄卒的形象,揭露了監獄的黑暗。唐先生筆下的趙連珠,是其他戲曲所沒有的。連珠相貌酷似死去的春花,與嫂嫂(桂枝)相依為命,令桂枝更多了幾分親切感。她見嫂嫂為父親冤案難過,主動為嫂分憂,後來用計令三春認罪,並捉弄哥哥,一個活潑聰明,智勇俱備的人物便活現紙上。

唐先生鋪寫的趙寵也是被後母驅趕,走投無路,因為與桂枝的身世背景相似,所以才更明白妻子的苦況。<寫狀>表現的是一個膽小怕事,做事謹慎的小官員,為了幫妻子申冤,想出讓妻子女扮男裝,前往巡案府堂告狀的辦法。這一場的劇情很簡單,就全看演員如何把趙寵的迂腐可愛表演得好,但又不會失去為妻寫狀的嚴肅主題。

告狀後的<三拉三扯>唐先生寫得十分精彩,趙寵見妻子告狀,有入無出,心生恐慌,前縣令說這是孝敬上級的最佳禮品,諷刺世道荒誕不經,多少人為達目的,把人倫道德全抛腦後。而趙寵這個小官員,在上級的尊威下,亦步亦驚,可謂是唐先生黑色幽默的代表作。

最後趙寵知道巡案是舅,沾沾自喜,認為郎舅關連,對自己一定多有幫助,這既側寫了趙寵小巿民的心態,也突顯了官場上裙帶關係的常態。最後壞人落網,罪有應得,全家團圓當然是傳統中國戲曲的多數結局。

唐先生筆下的《販馬記》沒有特別華麗的曲詞,也沒有大段生旦對唱的套曲,卻透過故事鋪排和人物刻劃,勾勒出明確的主題思想,讓台上每個演員都有很大的發揮空間。這個戲能歷演不衰,除了前輩名伶的精彩表演,令人留下深刻印象,也因為這些作品清楚表達了部分古今相同的社會意義。希望這次前來欣賞演出的觀眾朋友,能感受唐先生鋪陳這個故事綿綿相扣的心思,以及非一般生旦愛情戲的魅力。

2019年2月9日 星期六

2019年3月16日天馬演出《獅吼記》




《獅吼記》(原名《醋娥傳》) ,由唐滌生先生編撰,陳錦棠先生、吳君麗小姐開山演出。後來改名《獅吼記》拍成電影,由任白擔綱演出,此後成為家傳戶曉的唐氏喜劇。雖云喜劇,卻亦道出了長久以來男女對伴侶的不同期望,就是女子總望「願得一心人,白首不分離」,但男子卻希望「左右逢迎皆在抱」。沒有能力而且地位比男人低的女子,就終日惶恐不安,因猜疑而生試探,繼而想出各種防止丈夫出軌的手段。地位高過男人的女子,就直接強權控制,但往往她們的丈夫更想得到溫柔的懷抱。於是就像唐先生筆下《獅吼記》家僕柳襄所言,如貓捉老鼠,再惡的貓也會有讓老鼠偷食成功的一天。《獅吼記》中陳季常、桂大人和皇上,一個比一個地位高,但三人都是表面懼內、心有不甘的人,一場男女鬥法的喜劇,卻也是生活中一世的學問。

《獅吼記》內容講述北宋黃州太守陳季常與妻子柳玉娥是恩愛夫婦,但當時文人在花街柳巷與歌妓對飲尋樂之風甚為流行,玉娥憎惡此風,並嚴厲管束丈夫。季常好友蘇東坡對此看不過眼,與堂妹琴操合謀要令玉娥下堂。玉娥拿著休書到刑部去告陳季常無理休妻,刑部侍郎是玉娥姑丈,其妻是郡主,對夫管教亦嚴,季常無奈之下,到金殿請主上幫忙,帝主卻也是畏妻一族,於是弄出笑話連篇。

我曾在油麻地新秀粵劇演出系列獲田哥(新劍郎先生)派演過此劇,分別擔演過陳季常和蘇東坡,對兩個角色的演繹法有了新的理解和體會。陳季常畏妻卻也愛妻,有妻美而多才,誰個不愛。因為劇本沒有了電影中陳季常夫妻恩愛的片段,所以陳季常在劇中第一場上元燈會,在表現怕老婆之前,必須先流露夫妻恩愛的關係。第二場應邀赴會,臨行之時更要表達對妻子的愛護和忠誠。到一步步跌落東坡設下的胭脂阱,才能博得觀眾同情。

蘭亭之中,季常初尚記得臨行時對妻子的信誓,但美色當前,加之一陣風雨,便把誓言忘得一乾二淨,更把碧玉錢贈予琴操作為定情信物。這個部分我認為不可嬉皮笑臉地送出,因為玉錢是帝后所賜,隨便轉送可能招來大禍,作為太守的季常,如何在美色的迷惑下,不自覺地送出玉錢,才又逗趣,又符合人物性格,這是要用心處理的事。

跪池是《獅吼記》的精髓部分,兩夫妻原來的恩愛狀,平日季常受罰的習慣,都要有所表露,才不致於是一個悍婦對待懦夫的情景。所以我常認為演《獅吼記》最難是演柳玉娥的花旦,要兇得起,卻又要有令人憐愛的地方;要有超越男子的才華,卻又須具女子溫柔,才能令陳季常又愛又畏,令宋帝讚之為「色艷才高」。

這次演出柳玉娥的演員是盧麗斯,她外形溫婉,但演技了得,曾見她演出《白兔記》李大嫂,那股狠勁也是入木三分的。這是她從演以來首次在劇場演出柳玉娥一角,對她來說也是挑戰。

因應本團一向利用中幕及前置景幕,一邊演出,一邊換景的做法,我除了安排下中幕的位置,也為琴操加了些戲,令觀眾一氣呵成地看故事。而尾場<呷醋留芳>,我也作了一些整埋和修訂,希望能更突出柳玉娥才高能辯的個性,希望大家喜歡。

2018年11月28日 星期三

2018-2019粵劇新秀演出系列演期四《風流文士戲宮花》《香羅塚》


進入我在粵劇新秀演出系列第七個年頭的最後兩個戲,分別是1130121日擔演文武生的《風流文士戲宮花》,和127 - 8日擔演小生的《香羅塚》,兩齣戲皆由唐滌生編劇。《風流文士戲宮花》原劇名是《在天願為比翼鳥》,創作於1950年,由新馬師曾、芳艷芬、羅艷卿、麥炳榮、梁醒波等開山演出。經後來各劇團改編整理,成為今次我演出的版本。故事講述臨川公主未婚夫婿鮑昭暉於新婚之夜被召出戰蜀國,五年來生死未卜,臨川寡居宮中,長受皇后嘲諷。一日太守之子王藻入宮巧遇臨川,互相傾慕,太子促成好事。新婚之夜,適逢昭暉回返,昭暉不欲臨川為難,訛稱已在外娶妻,成全臨川與王藻。臨川為免易妒的王生疑,私自出門將訂婚玉環歸還昭暉,發現昭暉並未娶妻,臨川哭謝昭暉大義成全其與王藻的婚事。此時王藻到來,誤會臨川與昭暉餘情未了,王藻含恨回宮,借酒消愁,豈料造成一生遺恨。劇中讚揚了臨川賢淑豁達,以及昭暉捨己為人的美德。對妒夫王藻予以鞭撻,也讓人反思酒醉之禍。

《風流文士戲宮花》是據宋朝東陽太守王藻,娶宋文帝第六女臨川公主為妻,最後招殺身之禍的故事而撰寫。史書上寫臨川公主性妒,王藻移情,於是公主上奏宋帝,王藻下獄亡。史書廖廖數語,讓後人無限想像,而粵劇本中《風流文士戲宮花》的臨川公主,卻是一個厚道賢淑的好妻子。在未婚夫婿昭暉失踪後,五年獨守宮幃,卻一朝被定圖太守之子王藻的風雅外形和甜言蜜語吸引,願許終身。

兩人婚後如膠似漆,怎奈一個誤會,令王藻借酒消愁,更致酒後糊塗,與宮女翠翹種下風流恨事。難得公主大量,卻壞在翠翹是宋主心喜之人,於是死罪臨頭,幸有侍郎昭暉相助,著王藻假死逃亡。臨別前王藻假扮宮女,見公主最後一面。最後得侍郎獻計,兩人隱姓避世。

因為戲文的鋪奠有限,劇內的王藻在首場如何展示其風流儒雅,對公主從欣賞其詩文,到驚艷其色,一步步讓公主芳心暗許,對演員有一定的考驗。最難處理是如何在酒後亂性的一場戲,演得讓觀眾不討厭,讓不合理的事,變成情有可諒,令一場酸風妒雨,達到喜劇的效果。劇中扮宮女來見公主,正是文武生扮美的亮點,讓平時看慣文武生男裝扮相的觀眾,一新耳目。這次也是我第一次在台上認真的唱出一句旦角滾花,希望不會令觀眾覺得吵耳。在表演手法上,我希望貫徹全劇喜劇的特色,令全劇在歡樂的氣氛中結束。

《香羅塚》則是唐滌生先生編撰的公案劇,人物眾多,由陳錦棠等開山演出。1957年馮志剛、盧雨岐將《香羅塚》改編成電影,由任劍輝、余麗珍、羅劍郎、譚蘭卿、任冰兒等擔綱演出。故事中,三個男士,包括文武生趙仕珍,小生陸世科以及丑生趙勤,都有性格弱點,而香羅案就是因為三人的性格缺陷而引發,令觀眾反思偏見執著的禍害,通過故事發展,批判在上位者以權欺人的可惡,百姓及女子無力反抗世俗的無奈。在極嚴肅的主題中,唐先生能安插不同笑料,並能讓人物走偏了的人格得以修正,最後大團圓結局,讓觀眾對人生有著美好憧憬。

主角趙仕珍,武將出身,不嫌棄妻子曾淪落青樓,敬重妻子的學養,對其愛護有加,另一方面趙氏衝動善妒,也為自己的學識不高而自卑,因此對文質彬彬的陸世科時疑時妒,因為一條香羅帶,他就逼自己夫人半夜去西廂勾引陸秀才的荒唐事。當知道是誤會,就馬上向妻子道歉,更聲言會把那條引起誤會的香羅帶,長帶在身,以作警示。誰知在與賊人對搏時,又忘記了香羅帶的喻意,直接用它綁著被自己割下頭顱的賊人,自己就此遠走。此舉既合符趙仕珍武將的粗疏性格,也為後來縣令誤以為死者是趙仕珍的證據。但他守信剛直,答應過妻子向陸世科解釋西廂錯事,果真做到,可惜那時陸世科已把趙妻判成死罪,而且據報趙妻已病死獄中。當趙氏一口氣把恨事講完,正覺如釋重負,陸世科卻已冷汗淋漓。

此次我有幸參演陸世科一角,這個人物滿身傲骨、憨直仁厚。他也有人性的弱點,就是以偏蓋全,因為林茹香(趙妻)在西廂的一夕話,令他深信茹香就是敗德之婦,妄斷香羅案,險殺恩人。在審案時,他以為已查問所有相關人物,卻不知自己只是在問表面的話,一直在想辦法套取趙夫人認罪口供,而不是幫其脫罪。但他畢竟是讀書人,明白禍不及親兒的道理,也為報當年知遇之恩,於是代茹香育養兒子。在臨安與趙仕珍相遇,他勇於承認自己的錯誤,對趙仕珍的憤怒予以體諒,每次看到好的演員演到兩人互拜的一刻,我的心中總是萬般激動,好像那一拜把所有的恨怨都消解了。

另一個重要的人物趙勤,我曾在西九新星展演中擔演過,他原是趙氏幕府,因介紹林茹香與趙仕珍認識,令茹香得以從良,因而得到趙氏兩夫婦的尊重。可是他卻看不起茹香,認為她是人盡可夫的青樓女子,曾對她出言調戲,又怕趙仕珍知道遷怒,想利用陸世科來激怒趙仕珍。後來得知茹香一直在趙仕珍處為他講好話,便徹底對茹香改觀,更願代茹香認罪赴死。

唐先生寫劇總是層層相扣,礙於演時的限制,許多細節都被刪去,已難窺此劇全豹。但一場趙仕珍逼妻,陸世科大審,雙生路遇,以及墳前坦承過錯都是非常好看的情節。是次由阮德鏘演出趙仕珍一角,在外形上,他擔演趙氏那股魯莽氣已十分合適,而我在他面前,也相對更顯書生的瘦弱,如何能弱而傲,是我這次要做好的事。粵劇的大審戲,一直是最難演繹的一環,鑼鼓節奏,口古力量,都是我一直覺得自己不足的地方。感謝新秀計劃各位總監不斷給我機會,對我悉心指導,讓我得以持續改進提升。

《風流文士戲宮花》是一個群戲,故事中許多人物都有表演的機會,辛苦總監王超群(群姐)為我們示範排練。《香羅塚》由燕姐總監,感謝燕姐用心指導我在大審一場不同口白的輕重力量,這也是我今年在新秀計劃中最後一個戲,感謝總監之餘,也感謝觀眾的愛護,予我無限支持和鼓勵。

2018年8月30日 星期四

天馬菁莪粵劇團首演《蝶影紅梨記》



  《蝶影紅梨記》是我第三齣在天馬菁莪粵劇團演出的任白戲寶。每次演出經典名劇,除了想按前輩的軌跡學習名劇,也想透過劇本復修,為觀眾帶來一些被遺漏的情節或文字。
     據葉紹德先生編撰、張敏慧老師校訂,按仙鳳鳴劇團開山泥印本出版的《唐滌生戲曲欣賞》原創劇本,我覺得唐先生對男女主角最深刻的描寫在兩人因詩生情,若此詩情不能在第一場<詩媒>中展示,那便失去全劇的重點。所以恢復普雲寺主持傳詩的情節以及末句由趙汝州唱出「再把香詞重新念,一回咀嚼一回癡」很是重要,更獲旭哥深情處理,在第一場男女主角分別拿著對方贈詩時的表演,觀眾定能體會三年神交,盼能一會的心情。
     第二場<隔門>,顯示了趙汝州不畏強權的勇氣,以及名門出身,不知世途險惡的純真。「正往衙門親告狀,可恨一窩蛇鼠怕權奸」「相府堂前高聲喊,喊一句賞花寧許任留難」等等的話都是唐先生賦予趙汝州的正義形象,有了這種死都不怕的心,才能追到金水崖,才會出現得知心上人死去,頓時吐血的表現。
     為強化兩人的詩對男主角的影響,第四場<盤秋託寄>我恢復了趙汝州出場的兩句滾花,讓他再有機會展示素秋的贈詩。失去心上人到底有多苦,唐先生在此劇中透過趙汝州很直率地告訴大家「少件秋衣我未感寒,少餐茶飯我唔覺餓,但少一個素秋,我就生無可戀叻,望蘭兄賜我烈酒一壺」。這些貼近生活,能打入觀眾心坎的文字,便是唐先生在典雅的文詞以外,也不時保持粵劇生活化的吸引之處。
     <窺醉>是全劇的主題所在,一牆之隔,似近還遠,素秋得酬心願,見到心上人,從此更是傾心。她幾番欲向汝州表明自己的身份,卻礙於與錢大人的約誓,不能相認。汝州心中念著素秋,面對眼前的開解人,暗覺熟悉,心中痛苦驟減。這場戲有一件吊詭的道具,就是紅羅帕。素秋在紅羅帕題詩,並用它包著其他詩相贈汝州,而在汝州痛苦落淚時,「替君抹淚有紅羅帕」,分明已有暗示,汝州卻不解其意。最後素秋唱道「秋雨撩人莫說情,淚帕難復載,此際已濕清」,此「淚帕」應是指剛才替汝州抹淚的紅羅帕,不但有汝州的淚,也沾有自己的淚,已都濕透了的意思。從戲文開始素秋就把汝州的詩時刻藏在身上,她用手帕抹起汝州在金水崖吐的血,所以汝州的淚,她定會想留在身邊。因為對素秋來說,這已是一段不可能的感情,她唯有珍惜汝州留下的所有東西。現在坊間許多版本是「淚怕難復載」,我覺得「怕」字,不如原文的「帕」字有意境,所以在戲文和表演上都恢復原文意思,感謝旭哥同意這樣的嘗試。<窺醉>是一場很絞心的戲,雖然觀眾會因為演員的表演,有會心而笑的感受,但作為演員,無論素秋或汝州,都應該是痛心的。
     <詠梨>對趙汝州來說,是受到重拾希望又再落空的打擊。當他一再被眼前的紅蓮安慰,慢慢把寄予素秋之情移到紅蓮身上,卻又被鬼話騙倒。我很佩服趙汝州的情商,一般人在這樣的重創下,應該崩潰了,他卻能在錢濟之的鼓勵下,上京赴考。想是了無牽掛之故,才能專心功名,一舉而中吧!
<賣友歸王>一場,用「王」字是按原劇文,意指歸還王黼。是次演出亦會按原泥印劇本情節,讓王黼在沈永新家門前,以劉學長及錢濟之性命威逼素秋就範。這個情節,能表現素秋雖是風塵女子,卻也重情重義,不忍幫過自己的劉學長及錢濟之受到傷害,並帶出為什麼下一場<宦遊三錯>,劉學長和錢濟之一同出現在相府堂前因。但因為原戲文的<賣友歸王>較長,辛苦旭哥協助剪裁整理,並排演了這場坊間已不見傳的情節。
     <宦遊三錯>是一戲之結,本來在劇情上已無發展,但唐先生想到以一段主題曲,令男女主角再度發揮。素秋在這場主要是逗趣,而趙汝州卻在素秋和紅蓮之間恍惚徘徊,心亂如麻,最後當然是大團圓的美滿結局。
     《蝶影紅梨記》是一齣浪漫愛情喜劇,卻也是一套貼近生活的劃時代作品。大部分人都經歷過失去愛人的痛苦,從最初的生不如死,到終被另一段感情替代,就像趙汝州對素秋和紅蓮的情感轉移過程,舊傷會因為新的愛情而消散,失去愛情,也許有更好的前程待你開創。然而我們都純真的希望紅蓮素秋本一人,情之所鍾/終,唯一人矣!